亚游集团-資訊信息門戶網站 歡迎您! 登錄 | 注冊
您所在位置:首頁 > 3.15曝光 正文

科技日報再評紅芯瀏覽器事件:不要站巨人肩膀上蹬鼻子上臉

2018-09-17 來源:雄安新聞 作者: 科技日報評論員 我要評論 閱讀量:

文章摘要:說起紅芯這段僥幸經曆,也可謂之奇幻。雖然開源隻是行業內部的約定俗成,外行不一定都懂,而且市場上也不乏錢多人傻的金主,但如此粗糙的造假手法,怎能一路過關斬將、堂而皇之地騙到冤大頭?如果其中真的沒有任何利益輸送的話,那就是我們的環境存在大問題,保不齊還會有第二個、第三個紅芯站起來。

     雄安新聞報道:上午才打著“中國首個自主創新智能瀏覽器內核”的旗號宣布完成2.5億元C輪融資,下午即被踢爆低水平抄襲開源瀏覽器,紅芯遭打臉之神速,給這起惡劣造假事件添上了幾分娛樂色彩。然而,荒誕至此,卻讓人笑不出來。

雄安新聞,紅芯事件
    如果把紅芯比喻成一個抄襲者,他一定不服氣,有人可能也會費解:隱瞞開源事實,似乎與抄襲是兩碼事。記得著名虛構人物孔乙己有句名言——讀書人的事,能算偷嗎?魯迅先生萬萬想不到,自己在1919年寫就的一句戲謔對白,過了近一個世紀居然還能找到應用場景。
 
    全世界有幾千萬程序員在使用開源代碼,大家都遵循開源協議,共同以契約精神來維持行業秩序,盡管並沒有相關法律約束。顯然,紅芯的字典裏沒有契約精神;就算有,與吹噓忽悠能帶來的巨大收益比起來也微不足道。畢竟在很多人看來,契約精神值幾個錢?而如此這般,站在巨人肩膀上搞了點創新,然後在產品宣傳時隨便找塊粗布把巨人遮蓋起來以凸顯自己,行業裏也大有人在。隻不過福禍相依,紅芯僥幸忽悠到巨額資本,隨之樹大招風招來了打假。
 
    說起紅芯這段僥幸經曆,也可謂之奇幻。雖然開源隻是行業內部的約定俗成,外行不一定都懂,而且市場上也不乏錢多人傻的金主,但如此粗糙的造假手法,怎能一路過關斬將、堂而皇之地騙到冤大頭?如果其中真的沒有任何利益輸送的話,那就是我們的環境存在大問題,保不齊還會有第二個、第三個紅芯站起來。
 
    造假和浮誇是公然無視科學精神,不能辨識造假和浮誇則是科學精神的嚴重缺失。實際上,科學精神和契約精神就像一對孿生兄弟,潛移默化地影響著人的思維和行為方式,以及整個社會的公序良俗。當一個社會普遍缺乏科學精神,相伴生的不講誠信、浮誇浮躁也會滲透到產業界、科研界乃至全社會各個角落。所以,要問怎樣才能刹住這股抄襲造假、坑蒙拐騙的歪風?答案是靠科學精神。
 
    也是在1919年,中國舶來了“科學”,科學方法、科學思想在這片古老的大地晃晃悠悠走過近百年,輔助我們自立自強。然而,作為統領的科學精神卻一直落不了地——在我們這裏,不講契約精神所付出的成本太低,不講科學精神所帶來的後果得不到重視,以至於舶來的這對“兄弟”很難找到落地生根的土壤。
 
    紅芯造假:契約精神的反動——紅芯國產瀏覽器事件引發的反思
 
記者高博
 
    IT界前一陣最火的新聞,莫過於“紅芯”。這個被宣傳為“中國原裝”的瀏覽器,被發現是抄襲開源的瀏覽器Chromium,甚至連內置的文件名和LOGO都懶得修改。事發後,紅芯公司辯稱並非抄襲,而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去做創新”。
 
    的確,當今軟件業建立在開源代碼上,“抄”開源代碼再正常不過。那麽,紅芯的抄法是否光明正大?
 
不注明來源,就是違反契約
 
    “使用開源的代碼,要遵循開源組織的協議。”中科院計算所研究員包雲崗告訴科技日報記者,“以著名的開源組織阿帕奇的協議為例,一是使用者要將協議留在代碼裏麵,不能刪掉;二是修改了代碼的話,也需要在被修改的文件中說明,不能‘抹掉幾行就全部當成自己的’;三是基於源代碼做了擴展,也應該把協議附上去。”
 
    紅芯基於的Chromium開源代碼遵循BSD協議——你可以自由使用,或二次開發為專有軟件,但你的代碼中必須要帶上原來代碼中的BSD協議。BSD協議要求尊重代碼作者的著作權。
 
    包雲崗說:“紅芯最大的問題在於違反了這個契約。盡管並沒有針對開源的法律,但全世界幾千萬程序員一直都按照這個契約來做事,大家自然不讚同紅芯的做法。”
 
    事實上,國內使用Chromium源代碼的瀏覽器還有搜狗、360等等,這些瀏覽器都遵循了開源協議,做出了聲明。
 
“在此次事件中,紅芯是否尊重它自以為‘踩在腳下’的Chrome呢?顯然,並沒有。”知乎用戶“宋拓”評論說:“在我們程序員眼裏,繼承Chrome的應該是Chrome的子類。紅芯這個子類繼承Chrome的方式並不是聲明,而是copy。”
 
混淆“自主”與“可控”,就有渾水摸魚的
 
    “從國家關心的安全層麵來看,最重要的是‘可控’。‘自主’其實隻是實現‘可控’的途徑之一而已。”包雲崗在一次論壇上說,基於開源軟件二次開發,也完全可以達到“可控”,“但是,當前本末倒置,太過刻意追求‘自主’了,造成‘自主’一詞已被濫用。”
 
    紅芯之所以從“雲適配”改稱紅芯,並打出“自主可控”的廣告,被認為是要沾“自主”一詞的光。知乎用戶“漁人”諷刺說:“沒發現(抄襲)就是純自主,發現了就是巨人助創。”
 
    其背景,包雲崗分析說,以前政府在科技項目管理上對開源意義認識並不夠,認為基於開源軟件修改的就沒有技術含量,必須要“完全自主”的軟件才有水平。“這是科研評價的指揮棒問題。好在現在已經有改觀,最新的重點研發計劃開始直接支持開源軟件和相關生態。”包雲崗說。
 
    倪光南院士也認為:開源軟件在滿足“自主可控”要求上是有優勢的;在國家層麵,科技部、工信部和發改委已啟動了大量與開源相關的專項和工程。
 
二次開發也可以是創新,要按規矩來
 
    紅芯事件後,倪光南院士對科技日報等媒體發表觀點稱,不能因為出現紅芯事件,就抹殺了中國軟件業在開源基礎上有大量創新的客觀事實,不該由此貶低基於開源做創新的模式。
 
    包雲崗說,基於開源搞二次開發是常見的商業模式,開源社區也很認可。比如開發操作係統的紅帽(Red?Hat)公司,其企業版RHEL是其賺錢來源,但紅帽公司遵循開源協議,公開代碼。和RHEL功能一樣的CentOS可免費獲取,這也讓大家更認可紅帽。如今,基於開源為各大企業開發定製版Linux的紅帽公司,市值已經超過250億美元,年收入超25億美元。
 
    “開源不等於不能賺錢。”包雲崗說,“?英特爾1990年代成立了開源技術中心。Linux成長起來,得益於英特爾很大投入。而用戶拿到免費的Linux係統,發現在英特爾芯片上跑得更好。英特爾就是這樣占據了服務器市場。還有穀歌開源了安卓係統,安卓並不收錢,但穀歌在安卓上預裝了瀏覽器、日曆、地圖等等,帶給它可觀的流量。”
 
    包雲崗說,盡管研發成果開源不直接盈利,但“羊毛可以出在豬身上”,所以各方都很積極。中國企業過去因為實力有限,參與遠遠不夠。現在已有改觀,華為為代表的國內大企業已是開源界的重要貢獻者。
 
紅芯被曝光,對中國開源文化是好事
 
 
    倪光南認為,紅芯的錯誤屬於“過度包裝”,和漢芯的欺騙不是一回事。他認為對紅芯的追責應當適度。
 
    倪光南指出,以前很多人對開源認識不夠,一些國內公司基於安卓定製的移動操作係統,自稱“自主知識產權”,他們犯了和紅芯類似的錯誤,但都沒被追究,都被寬恕。
 
    “如果人們對這類錯誤從一開始就一視同仁地嚴加追究,恐怕紅芯也不會重蹈覆轍了。”倪光南說。
 
    “這個負麵事件,會助推開源文化的普及。”包雲崗說,“就我所知,有些大學已經準備開設開源文化的課程,讓年輕人知道開源是怎麽一回事,應該遵循什麽規則。”
 
    “‘紅芯’之所以成了‘事件’,首先是因為程序員曝光和傳播,他們知道技術細節才揭露出來;但新媒體和傳統媒體的推動,才讓它為全社會關注。”包雲崗說,“這件事是一個警示,對從業者是好事。”

Tags: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