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游集团-資訊信息門戶網站 歡迎您! 登錄 | 注冊
您所在位置:首頁 > 家電數碼 正文

微軟開始在中國變現:把技術積累變成市場

2014-04-19 來源: 經濟觀察報 作者:張昊 作者: 我要評論 閱讀量:

文章摘要:原標題:微軟 變現 一個月之內,微軟在中國目前最重要的兩塊業務都正式商用。公有雲業務是在3月底,微軟甚至把它的名字從 Windows Azure 變成了 Mi-crosoft Azure ,也許新任的CEO納德拉並不認為這項代表著微軟未來的

原標題:微軟“變現”

一個月之內,微軟在中國目前最重要的兩塊業務都正式商用。

公有雲業務是在3月底,微軟甚至把它的名字從“Windows Azure”變成了“Mi-crosoft Azure”,也許新任的CEO納德拉並不認為這項代表著微軟未來的業務有多大的必要再依托於Windows這個“明日黃花”。

而Office 365則選擇了4月中旬,它對當下的微軟應該有更強的現實意義。“它可是我們的"火車頭",我們需要通過它來拉動其他的業務,它現在是在微軟曆史上增長速度最快的一個業務,而且我們已經在過去有幾十億美元的收入,它的增長速度還在加快,這非常重要。”掌管Office業務的微軟全球執行副總裁陸奇告訴經濟觀察報記者。

微軟要開始在中國“變現”了,這曾是它最頭疼的問題,一個和美國量級相同的市場,收入還不及後者的十分之一,甚至在2011年時比不上當時的荷蘭。“但如果在中國不成功,微軟在全球就根本沒法成功,這一點我們很清楚。”微軟大中華區董事長兼CEO賀樂賦一在中國上任就極力推動雲在中國的落地,因為隻有在這裏,Google、Facebook和亞馬遜才無力阻止他去落地所謂的“設備+服務”。

納德拉的上台或許給這個直接的理由又加了一層更特別的含義,這個聲稱要給微軟注入“數據文化”的印度裔美國人不停地在傳遞他的新想法,“我們要免費,我們要跨平台”。上個月剛剛發布了ipads版本的Office軟件,緊接著,他又取消了9英寸以下設備的Windows授權費用。“今天完全不一樣了,你可以用ipads,也可以用安卓,但隻要你用微軟的服務,我就有機會把你帶到Windows的平台上。所以,過去是單一的切入點,而今天用戶有好多地方可以進來,這跟我們過去的戰略很不一樣。”微軟大中華區副總裁張永利說。

所以,微軟的“變現”可不僅僅是那些財務指標,微軟是要把它多年積累的技術真正地變成用戶,以及未來的市場。創始人蓋茨總是認為軟件就應該是付費的,這個邏輯讓微軟在互聯網時代就像一隻笨拙的大象。

而現在,“讓我們給用戶一扇通往微軟的大門。”這是微軟全球副總裁埃洛普在巴塞羅那發布諾基亞“X”時說的第一句話,這個同時搭載了androids係統的Windows phones,如果放在鮑爾默時代,同樣是匪夷所思的一件事吧?

反其道

納德拉的不同其實更多的在於他讓整個微軟卸下了包袱,“我們隻是希望所有的設備都能同步你的交互內容,這樣你就不會被"卡"在某一端。”“所謂的雲,就是可以讓手機、平板、電腦還有電視能夠達到同一頁麵並且切換起來毫不費力的工具。雲能讓設備真正變為你的設備,讓你的設備變成你生活的一部分,因為他可以連接到所有你所在乎的人、信息還有經驗。”他在一篇公開的博客中這樣寫到。

微軟的收費模式遠沒有想象中的那麽不堪一擊,比如它剛剛上線了ipads版的Office套件,下載量就突破了1200萬次。雖然下載軟件是免費的,但如果使用編輯功能,就必須訂閱每月9.99美元或每年99美元的專項服務。

微軟甚至有可能比之前掙得更多,這個爭論其實從鮑爾默時代就開始了。大部分的人都覺得微軟還遠沒有到需要去跟蘋果“討飯吃”的地步,他們為此“拒絕”了用戶,在社交平台上,關於“怎樣能在ipads上使用Office”的評論隨處可見。

同樣的道理也存在於專利授權上,從上個季度微軟財報數據來看,商業授權和消費者授權費用的確是微軟收入的大頭,差不多占據了營收的70%。但Windows phones的授權費占比並不大。按每部25美元的授權費和單季度最高千萬左右的手機出貨量來計算,即便全免費,微軟也隻損失2.5億美元,這比它在androids廠商那裏收取的專利使用費要少得多。

IDC的數據顯示,Windows phones的全球市場份額隻有3.9%,而且在收購了諾基亞之後,並沒有多少廠商還有興趣繼續替微軟站台。但如果成本能直接降低25美元,那麽新興市場的眾多中低端品牌商自然會湧向微軟。事實也是如此,LG、聯想、金立、中興等幾個新品牌加入了Windows phones陣營,據微軟全球OEM事務的副總裁尼克·帕克透露,這些製造商占據每年智能手機出貨量的56%。

著名的應用開發者Marco Arment認為,微軟的問題在於它總是認為自己的用戶並不喜歡去改變,如果微軟發布的東西太激進,那些企業級的消費者就會拒絕購買,所以微軟就一直妥協。因為他們會認為如果反其道,那麽收入會遭到巨大的損失。

但當納德拉真“反其道”時,一切卻在向好。微軟不再死氣沉沉,在國外的一些技術論壇裏,不少的開發者都在說:“我從來沒想過我會為微軟著迷,去給它的用戶開發應用。”微軟正在和高通合作向那些深圳的“山寨”廠商提供更便宜的解決方案,它和英特爾在平板電腦上也采用了類似的方式,這都會讓微軟的終端數量有個明顯的提升,應用開發者顯然看到了這一點。

納德拉不再有門戶之見,他甚至在嚐試著去瓦解微軟內部曾經對Windows的精神迷戀。他把任何一部設備都視為雲服務的入口,把微軟的任何產品都視為平台。Office再明顯不過,所有Office 365的部件都具備API接口,也就是說,在登陸了ipads之後,任何平台的移動應用都可以順利訪問Office的用戶數據。“它就是一張畫布。”納德拉說,“我們希望我們的用戶都能夠去看到和理解他們在任何地方的數據,你不妨把Office就看作是這樣一個能讓用戶獲得其所有數據的平台吧。”他舉出的例子看上去並不是傳統Office的使用場景,比如微軟利用Excel來管理自己的供暖成本,通過分析各個設施的耗電量來鑒定微軟雷德蒙園區到底是哪個建築在浪費資源。

美國科技博客Re/code撰文稱:“企業隻需要向一個人們所熟知的應用程序(比如Office)發問,就能夠得出基於數據的洞見,這的確是一個很有吸引力的想法。微軟的聰明之處就在於,納德拉正在培養更多像Office這樣的數據入口。”

第一目標的改變

於是,微軟在Azure和Office 365商用上的策略更加靈活。比如Azure在中國就不收寬帶費用,而大多數的雲服務提供商的價格會分為很多層級,而且能占總費用很大的一塊。“這也是考慮到寬帶在中國的確是個很大的問題。”微軟中國區Azure事業部總經理嚴治慶說。

在去年時,總部給了他更大的權限,這其中就包括在價格戰中,他有更大的降價空間,“我們並不太想主動發起價格戰,但如果競爭對手真那麽做了,我們絕對跟上。”

Azure和Office 365在中國都歸在嚴治慶管轄之內,因為總部認為這兩個業務的用戶群體基本一致,“他們在未來是要產生協同效用的。”

納德拉的上任其實並沒有去刻意地改變這兩個業務的產品形態,而是更進一步地提高了它們的戰略權重。“雲計算是微軟的核心戰略,而Office 365則是這個戰略裏最重要的組成部分,接下來,我們有‘更重要的使命'。”微軟亞太研發集團Office商務軟件部總經理陳正弘說。

他的使命早就不是秘密。“這個網絡做得越大,我們就能夠獲得越多的數據,通過這些數據分析,我們可以把服務做得更加智能。Office的套件在全球大概有11億的用戶量,每一個類別都能夠給我們帶來非常大的數據采集基礎。這可以用在我們的必應搜索上,去提升它的靈敏度和智能性,也可以去改善我們在智能終端上的體驗。”陸奇不斷地在跟中國團隊強調市場規模對於Office 365的重要性。

“我們在做一些微軟的再造工程,這需要做一個平衡的調整。既要考慮到到盈利,也需要去推動未來的一個發展動力。”陸奇說:“但是第一當然是用戶與使用,如果沒有用戶基礎,沒有對應的使用用途,我們就不會有業務的未來基礎。緊接著是市場份額和定位,然後才是如收入、盈利這樣的經濟性。再往後是創新速度,以及人才和文化。”

這已經顯而易見,被微軟管理層列在第一位的決策維度不再是“為股東負責”,而是實實在在的用戶基數。

因此,Azure和Office 365在中國的測試期都很長,嚴治慶說:“亞洲的服務質量是拉得最高的,比全球的標準都要高很多。”

合作運營方——世紀互聯的300名專職人員需要接受微軟非常嚴格的培訓,這不僅僅停留在技術層麵,還有邏輯觀念的轉變。“Office之前是一個片斷式的更新模式,現在則非常連續。之前的做法是每三年發布一個更新的版本,而現在我們則是在所謂"5C時代",連續的商業規劃,連續的可視性,連續的智能,連續的發貨和連續的部署。”陸奇說。

一個有些誇張的例子就是這些工程師在今年春節回家過年時,還要在全國各地做測試,從而更好地去了解在不同地區的網絡環境下使用Office 365的狀況。他們都想把產品在正式商用之前完全打磨好,以便在競爭對手還沒有部署完畢之前,快速地去奪取市場。

納德拉之所以同時把Office 365和Windows phones擺在最高的位置,一個變革性的出發點就是他認為微軟不該像之前那樣,非得找出一條從企業級業務過渡到消費級業務的路徑。微軟如此大的體量,本來就應該多點開花,去真正滿足用戶的需求,而不是為了做平台去做一個平台。

這是一個希望突破自我的微軟,從這一點上講,它還有機會。

Tags: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