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游集团-資訊信息門戶網站 歡迎您! 登錄 | 注冊
您所在位置:首頁 > 美食養生 正文

西漢時璽印等級製度完備:對用印的質地有嚴格規定

2014-04-21 來源: 金羊網-新快報 作者: 我要評論 閱讀量:

文章摘要:趙眜玉印趙眜玉印 “趙眜”玉印為覆鬥式印鈕,上麵有一個小孔可以係印綬。印文為陰刻篆書“趙眜”二字。“帝印”■“帝印”玉印 這枚玉印是在墓主腰腹位置出土的九枚印章中的一枚。玉印的印文是陰刻篆書的“帝印”兩個字,因墓室進水及年代久遠,玉印被浸蝕

■“文帝行璽”金印 文帝行璽”金印出土於墓主人的胸部位置。印麵陰刻“文帝行璽”四個字,應是南越文王的發布命令的官印。   ■“文帝行璽”金印 文帝行璽”金印出土於墓主人的胸部位置。印麵陰刻“文帝行璽”四個字,應是南越文王的發布命令的官印。 ■“右夫人璽”金印 ■“右夫人璽”金印 “右夫人璽”金印是四個夫人中唯一黃金印璽。金印以龜為鈕。按照漢代禮製,夫人是皇帝和諸侯王妃妾的稱號,可以推斷,右夫人等四位夫人的身份是南越國後宮的妃妾。   “右夫人璽”金印是四個夫人中唯一黃金印璽。金印以龜為鈕。按照漢代禮製,夫人是皇帝和諸侯王妃妾的稱號,可以推斷,右夫人等四位夫人的身份是南越國後宮的妃妾。 趙眜玉印趙眜玉印趙眜玉印   “趙眜”玉印為覆鬥式印鈕,上麵有一個小孔可以係印綬。印文為陰刻篆書“趙眜”二字。  趙眜玉印   “趙眜”玉印為覆鬥式印鈕,上麵有一個小孔可以係印綬。印文為陰刻篆書“趙眜”二字。“帝印”“帝印”■“帝印”玉印 這枚玉印是在墓主腰腹位置出土的九枚印章中的一枚。玉印的印文是陰刻篆書的“帝印”兩個字,因墓室進水及年代久遠,玉印被浸蝕成黃白色。  ■“帝印”玉印 這枚玉印是在墓主腰腹位置出土的九枚印章中的一枚。玉印的印文是陰刻篆書的“帝印”兩個字,因墓室進水及年代久遠,玉印被浸蝕成黃白色。

  趙眜效仿秦漢天子僭越稱帝,自鑄帝璽

  西漢時璽印等級製度完備對用印的質地有嚴格規定

  西漢南越王墓於1983年在廣州象崗山腹深處被發現,是距今2000多年的南越國第二代王趙眜埋葬之所,也是嶺南地區迄今為止發現的規模最大、保存最完好、隨葬品最豐富的一座漢代彩繪石室墓。墓葬出土的璽印共23枚,分別為金、玉、銅、綠鬆石、象牙、瑪瑙、水晶等質料,其中金印3枚,玉印9枚,銅印5枚,綠鬆石印3枚,象牙印1枚,瑪瑙印1枚,水晶印1枚,有印文的12枚,無印紋的1枚,其數量之多、質地之豐富、鈕式之獨特實屬罕見。

  從“文帝行璽”金印看印製

  墓主趙眜擁有的12枚璽印中,最赫赫有名的當數“文帝行璽”金印,這是目前我國發現年代最早、在考古發掘中首次發現的一枚“帝”璽。該印由黃金鑄成,重148.5克,印台長3.1厘米,寬3厘米,高0.6厘米。印麵正方,小篆陰刻“文帝行璽”四字,有邊欄有田字界格,筆畫剛健,布局整飭。“S”形螭龍印鈕,雕鑿細致,鱗爪飛揚,神氣活現,龍之首尾和兩足成對角線分置四角,龍首微昂,龍身高高拱起,與印台之間形成一個孔,作穿係印綬之用。印台四周有劃傷痕跡,印文凹槽和印台側殘留有朱紅色的印泥痕跡,隆起的龍身有幾處磨得特別光亮。根據這些信息分析,這枚金印應該是墓主生前的實用印。

  墓主趙眜盡管效仿秦漢天子至尊製度,僭越稱帝,自鑄帝璽,但並沒有完全效仿秦漢的用璽製度。據東漢衛宏在《漢舊儀》中載:“秦以前,民皆配綬,以金、銀、銅、犀象為方寸璽,各服所好。”可見,自戰國時期已經有黃金印璽了。然“秦以來,天子獨以印稱璽,又獨以玉,群臣莫敢用也”。秦始皇將玉璽作為傳國璽。子嬰請降,劉邦得此璽傳國,據《漢書》載,到王莽時這枚傳國璽尚在,但自此以後便湮沒在曆史的塵埃裏。

  漢朝製度規定,皇帝、皇後的璽印用玉,螭虎鈕。官印的規格一般是2.2-2.8厘米見方,相當於漢尺的1-1.2寸,故通稱方寸印。而趙眜之“文帝行璽”,用黃金鑄,而非白玉,約3厘米見方的尺寸也大大超越了秦漢方寸印的規格。更為特別的是該印以螭龍為鈕,而非螭虎。據史書記載,高祖所得的秦始皇那枚傳國玉璽便是螭虎鈕。班固《封燕然山銘》“鷹揚之校,螭虎之士”之句,更是漢人崇尚螭虎的明證。早訊政權直到宋代才將以龍作為帝王璽印之鈕的形製固定下來。這枚璽印的龍鈕不能不算是南越王的獨創之舉。

  《漢書·霍光傳》記載:漢昭帝死,昌邑王劉賀“受皇帝信璽,行璽大行前,就次發璽不封”。據孟康注:“漢初有三璽,天子之璽自佩,行璽、信璽在府節台。”然趙眜隻隨葬了“文帝行璽”金印,與之同出的是“泰子”金印、“泰子”玉印、“趙眜”玉印、“帝印”玉印及無字印數枚,並未見“文帝信璽”、“文帝之璽”。這到底是因為南越國君主並未完全效仿漢朝用印製度,還是這兩枚璽印尚存他處,抑或是曆經烽煙戰火早已不知所終,成為曆史留給我們的謎團。

  從龜鈕璽印看君臣關係

  南越王墓共出土了5枚龜鈕璽印,分別是墓主趙眜的“泰子”金印和四位殉葬夫人的“右夫人璽”金印、“左夫人印”鎏金銅印、“泰夫人印”鎏金銅印、“部夫人印”鎏金銅印。

  “泰子”金印與一枚“泰子”玉印和一枚無字玉印同出於墓主玉衣之上,方形,龜鈕,印台長2.6厘米,寬2.4厘米,台高0.5厘米,通鈕高1.5厘米,重74.7克。龜背雕鑿精致,用點狀紋刻畫出龜甲裂紋。印文陰刻小篆“泰子”二字,有邊欄和豎界,文道較深,溝道兩壁光滑且平直,溝槽底呈波浪形起伏的刻鑿痕跡,應該是先鑄造後鑿刻。

  “右夫人璽”金印,方形,龜鈕,長2.2厘米,寬2.2厘米,通鈕高1.6厘米,重65克。龜背隆起,細點刻畫出龜甲裂紋,跟“泰子”金印相比,略顯粗率。印文陰刻小篆“右夫人璽”四字,有邊欄和田字界格,印章文道略有深淺,刻鑿痕跡明顯。

  其餘三位夫人璽印,皆是龜鈕,銅印鎏金,印文陰刻小篆,有邊欄和田字界格。相比墓主與右夫人的璽印,這三枚龜鈕印無論從材質還是從雕鑿工藝上來講都簡略一些。

  漢代的官印體係源自秦,而且經過進一步的完善,西漢時期璽印的等級製度已經相當完備,對用印的質地有了嚴格的等級規定,皇帝之印曰“璽”,“璽皆白玉螭虎鈕”,“王、公、侯金,兩千石銀,千石以下銅印”。而且璽印的鈕式也有嚴格的等級規定,作為區別官階的象征。應劭在《漢官儀》中記載:“諸侯王,黃金璽,橐駝鈕。列侯乃至丞相,太尉與三公,前後左右將軍,黃金印,龜鈕。中二千石,銀印龜鈕。”

  “印者,因也。所以虎鈕,陽類。虎(者),獸之長,取其威猛,以執伏群下也。龜者,陰物。抱甲負文,隨時哲藏,以示臣道功成而退也。”所謂抱甲指龜的背甲堅硬,類似盔甲;所謂負文指龜殼上的圖案,類似文字。引申開來,意寓文武兼備,指低調及功成身退。這種鈕式關係體現了“君”與“臣”之間的尊卑有序。由此可見,龜鈕限於列侯到二千石以上的官員,乃臣下所用之鈕式。墓主趙眜及其四位夫人皆用了此種鈕式,南越屬西漢藩臣,理應尊臣下之禮,用龜鈕無可厚非。然按照漢製,隻有皇帝、皇後的印璽才能用螭虎鈕,才能稱“璽”。墓主趙眜不僅有“文帝行璽”金印,還有以螭虎為鈕的“帝印”玉印,而且連其右夫人的印也稱“璽”,其僭越之舉昭然若揭。在這種對漢朝印製的遵守與背離之間,我們也可以一窺南越國與漢廷之間的微妙關係。

  知多D

  璽印

  在封建社會的等級製度下,璽印是身份權力地位的象征,南越璽印既承襲了秦漢之製,同時又反映了南越國時期本地的社會政治文化色彩,為確認墓主身份、姓名和墓葬年代以及了解南越政權與漢朝中央政權之間的關係提供了確切的物證和可佐證的資料。

  龜鈕璽印

  有專家認為龜鈕璽印的出現源自對龜的崇拜。傳說三皇五帝時期,黃帝以龜為圖騰。相傳黃帝族發源於早訊的天黿(音yuan)山,黃帝氏族號稱軒轅氏,“軒轅”是“天黿”之音轉。黿即鱉,龜屬。《楚辭·河伯》注閱:“黿,大龜也。”從考古發掘的資料看,新石器時代的一些文化遺址都曾先後發現龜崇拜的遺存,安徽淩家灘遺址中就曾出土用於祭祀的玉龜。據《禮記·禮運》記載:麟體信厚,鳳知治禮,龜兆吉凶,龍能變化。說明古人認為龜具有掌握未來發展的能力。漢代受這種崇拜的影響,將龜鈕納入官印體係中,成為權力係統中的一種象征。

  印文

  南越王墓出土的有字印分四字和兩字兩種。四字印皆田字界格,二字基本都有豎界和邊欄(“泰子”玉印外),印皆白文鑿印,字為秦小篆,方中偶圓,從這些特征可以明顯看出南越王墓出土的印璽皆是秦印。將秦印與戰國古璽和漢印作一下比較,便不難看出秦印的藝術特色。戰國古璽有邊欄而少界格,這一點有別於秦印既有邊欄又有界格;秦印多為鑿印,而漢印則多為鑄印;秦印印文較戰國古璽印文更容易辨識;秦印漸趨方整,較漢印更有自己的特點,更顯結體疏秀、書寫自然、古勁而蒼渾的藝術特色。

  (本文來源《文物天地》,作者:李秋晨)

Tags: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