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游集团-資訊信息門戶網站 歡迎您! 登錄 | 注冊
您所在位置:首頁 > 銀行資訊 正文

7000萬嫁女煤老板公司將獲20億授信 國開版方案出爐

2014-02-14 來源: 21世紀經濟報道 作者: 我要評論 閱讀量:

文章摘要:趙曉菲張月光伴隨吉林信托“吉信·鬆花江【77】號山西福裕能源項目收益權集合資金信托計劃(查詢信托產品)”第五期按期兌付無望的消息曝出,山西省聯盛能源集團的重整進程也再次成為人們關注的焦點。巨無霸型金融機構旗下信托公司戰略投資?呂梁當地民營企

這一情況與上述重組方案融資50億元的安排暗合,上述消息人士強調,集合信托肯定是要優先償還的,不會打破剛性兌付。除此之外,山西信托的5億元貸款也將於2月21日到期,延期兌付為大概率。

“國開版”重組方案出爐聯盛將獲20億授信

趙曉菲張月光

伴隨吉林信托“吉信·鬆花江【77】號山西福裕能源項目收益權集合資金信托計劃(查詢信托產品)”第五期按期兌付無望的消息曝出,山西省聯盛能源集團的重整進程也再次成為人們關注的焦點。

巨無霸型機構旗下信托公司戰略投資?呂梁當地民營企業聯合洽購?山東安泰信集團有意注資?甚至還有海外礦產投資基金在接洽?

在業內流傳的聯盛集團諸多重整方案中,還有一個是聯盛集團主要債權人之一國開行主導的方案。

據消息人士透露,這一方案的大致內容是由呂梁當地三家企業聯合出資30億元,收購聯盛集團50%的股權,同時國開行再向聯盛集團提供20億元的授信,資金優先償還到期集合信托計劃,其他銀行貸款、單一信托計劃等債務延期償還,利率一定幅度下調,另外,2014年銀行貸款停息一年,待明年企業正常運轉產生盈利後開始還本付息。

記者聯係邢利斌本人,其對這一方案未置可否。

信托兌付或有驚無險

繼2月7日四期逾期無法兌付後,吉信·鬆花江號【77】山西福裕能源項目收益權集合資金信托計劃五期產品投資者也收到吉林信托無法按期兌付的通知。

而關於聯盛重組進展的信息,隻有1月22日,吉林信托在公告中稱,山西省金融辦於1月6日印發《關於簽署(山西聯盛戰略重組指引)的通知》,山西聯盛、各債權人、各有關機構已在簽署過程中,但個別債權銀行尚未簽署該重組指引。

但是相關債權人透露,這一《指引》更多的是宏觀精神層麵的說辭,沒有多少具體內容。

山西省副省長王一新日前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專訪時表示,聯盛債權風險化解工作正穩步、有序推進。“我要特別強調的是,一個地區的金融生態環境至關重要。金融機構、實體經濟和政府三者要和諧共贏。銀企本是同林鳥,大難臨頭各自飛,繁華時錦上添花,蕭條後落井下石,都是缺乏大局觀的表現。”

消息人士透露,目前上述方案推進工作比較順利,部分債權人對下調貸款利率和停息一年還存在異議,但是這些隨著企業步入正常軌道,都還存在商討的空間。根據早前一份“聯盛債務重組框架方案”,作為啟動債務重組的必要條件,聯盛目前共需新增注資五六十億元,計劃通過引入戰投資金、處置股權、處置資產、其他形式注資等方式解決。其中,恢複正常生產所需13億元,包括發放工資、清繳工程欠款、各種稅費;保證在建礦井投產所需資金10億元;實施債務重組方案所必需的啟動資金,包括清理欠息和償付本年利息9億元、已到期和一年內即將到期的24億元集合信托債務。

這一情況與上述重組方案融資50億元的安排暗合,上述消息人士強調,集合信托肯定是要優先償還的,不會打破剛性兌付。

聯盛資產受好評

2013年11月29日,一則“山西最大民企申請重整”的消息,將聯盛債務危機正式公開。山西省柳林縣人民法院公布的數據顯示,目前聯盛集團財務狀況堪憂,金融負債近300億元,已基本失去債務清償能力。

截至2013年10月底,已經公開的聯盛融資總計281.61億元,融資敞口259.16億元,債權人名單包括多家銀行、信用社、信托、資產管理公司、村鎮銀行等29家金融機構,其中前三大債權人為國開行山西分行,45.1億元;山西省農村信用聯社,41.5億元;華融資產管理公司,19.9億元。

但是多位曾經幫助聯盛集團融資的金融機構人士表示,聯盛的資產質量還是比較好的。因此有很多戰略投資者找來。

資料顯示,邢利斌一手打造的聯盛集團是一家以煤和煤化工為主,兼有水泥、電力、地產、農業和教育的民營企業,2011年,聯盛及其關聯企業合計上繳稅費60餘億元。

接近聯盛集團的消息人士透露,2011年以來,盡管需求不斷萎縮,煤炭價格嚴重縮水,但聯盛集團還是花大力量加速煤礦的技改進程。“其中技改進程完成最少的也在60%以上,有些已經到了80%,接近尾聲,而且這些煤礦證件齊全,如果能順利引進資金,將一些即將完成的技改項目完成,那麽煤礦的產能就可以提升到上千萬噸,資金也就能周轉開了。而且聯盛主產的是焦煤,屬於品種比較好的煤礦。”

此外,聯盛集團還有一處著名的農業綜合開發項目——聯盛生態農業文化園區。目前據說已投入30多億元。

此外,更有消息稱,平安信托曾計劃與聯盛合作成立超百億元的礦產信托計劃。目前,相關盡調工作還在進行中。但業內普遍認為較難成行。

博弈國開行聯盛處置方案信托曾聯名上書盼優先償還

冀欣

距離聯盛集團宣布啟動重整程序近80天後,在各方利益的焦灼博弈中,最終的重組方案仍未達成。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了解到的信息顯示,去年年末,由國開行牽頭各方擬定的一份《山西聯盛戰略重組備忘錄》曾召集各債權方進行商討,但諸多細節仍難達成共識,三家信托債權人更是聯名上書監管層表達反對意見。

值得一提的是,據了解,吉林信托鬆花江(77)號雖屬集合信托計劃,但多處消息源證實,與此前備受關注的中誠30億礦產信托相似,該項目亦屬於建行山西分行的“類通道業務”,在責任歸屬上存在諸多尷尬。

除此之外,在金融機構對聯盛集團的貸款利息減免方麵訴求也難以統一,在各方利益拉扯下,重整方案也在繼續針對博弈焦點不斷修正當中。

債權博弈焦點:減息與信托

據多位消息人士證實,去年12月24日,由國開行牽頭主導,曾通報一份“山西聯盛戰略重組備忘錄”,並召集各債權方就此進行商討。

主要內容為,將注資50億對山西聯盛進行重組,其中通過引入戰略投資者獲取30億元,通過金融機構提供後續融資獲取20億元。重組調整期為6年,其中2014年1月1日至2014年12月31日為過渡期,2015年1月1日至2019年12月31日為重組期。

所有債權均采取到期延期或接續的方法處理,中長期貸款執行展期,短期貸款予以續貸,流動資金貸款與信托貸款共進退。

在重組期內各銀行貸款及債權人款項,執行同期同檔次人民銀行公布的基準利率;所有信托融資在過渡期內利率不超過8%,進入重組期後信托融資利率為基準利率。

而在今年1月,一份“山西聯盛戰略重組指引”再度祭出,並標明由2014年1月20日起開始執行,當中條款與此前備忘錄相比並無實質性差異,但值得一提的是,當中對於集合信托部分添加了一段專門性的表述,大致內容為,明確集合信托貸款部分清償將結合山西聯盛現金流情況納入整體債務處置統籌安排,妥善安排退出事宜。

據知情人士透露,在此前拿出的重整方案中,信托債權部分存在很大爭議,成立集合計劃的信托機構,因為要麵對諸多投資者,麵臨兌付問題,並不能接受漫長的延期方案,希望可以獲得優先償還的特權。但對於其他債權方來說,均有提前落袋為安的強烈訴求,要接受如此方案先行補給信托顯然也並不情願。

而在“重組指引”中特別對於這一部分做出專門表述,雖然並未鬆口信托債權擁有特權,但可理解為確實對信托債權部分的處置采取差異化對待留下了一線空間,使後續方案在此基礎上做出修訂增加了樂觀預期。

信托聯名上書寄望優先償還

而之所以能出現上述“微調”, 背後也有諸多鮮為人知的博弈。

據了解,目前在聯盛集團的債權人名單中共計5家信托機構,為中建投信托6億元,11月20日到期;中江國際信托15億元,5月14日到期;長安信托12億元,11月16日到期;吉林信托10億元,共分6期,2月7日到期的第四期逾期無法兌付後,第五期產品也可能麵臨延期風險。

除此之外,山西信托的5億元貸款也將於2月21日到期,延期兌付為大概率。

麵對陸續到來的兌付大限,如何給予投資人合理的處理方案,成為發行集合信托三家機構頭頂高懸的達摩克利斯之劍,無論“延期兌付”還是“不足額兌付”對其而言都存在巨大壓力。

因此,針對此前拋出的“備忘錄”, 吉林信托、長安信托、山西信托集體上書明確表態不能接受不區分債權性質,將集合信托計劃融資等同於銀行貸款進行延期或接續及降息(或降低溢價回購款)的處理方式,如果該重組方案通過,將拒絕該方案的實施。

在記者獲取的一份《關於聯盛能源重組方案的緊急匯報》中, 幾家信托公司強烈建議聯盛債權人風險化解聯合工作組重新設計方案,將集合信托與單一信托、融資租賃及銀行貸款等區別對待,並優先安排資金保證集合資金信托債的按期兌付。

據了解,事實上,在上述方案出台前,同樣是去年12月,實際還曾擬有一份原重組方案,主要內容為新增注資50-60億元左右(2013年年底前需新增注資16億元左右),而這筆資金的用途之一即為清理已到期和一年內即將到期的24億集合信托債務。

顯然,這樣的方案令各信托公司非常滿意,然而不斷更新的事件推進過程讓這份重組方案並未能實現,去年年底前,山西聯盛並未能引進新增注資改善償付能力。

“類通道業務”再遇尷尬

截止到2013年12月31日前,上述三家公司信托項目債權本金餘額26.727億元,涉及729名投資者,共欠付融資本金26.727億元,欠付融資利息約1.57億元。

另據了解,除此之外,另外兩家牽涉其中的信托公司,中建投信托涉6億元,為單一信托計劃,資金來源方為晉商銀行。中江國際信托的15億元也可能為單一信托計劃,對於僅扮演通道角色的信托公司而言,合同中已有明確相關條款約定,無需承擔兌付壓力。

事實上,據多位當地產業及金融業內消息人士印證,除了上述單一信托部分,吉林信托的“鬆花江(77)號山西福裕能源項目收益權集合資金信托計劃(查詢信托產品)”實際也為“類通道業務”。

該項目由建行山西分行推薦並主導。

據該產品投資者透露,當中吉林信托收取的信托報酬為1.7%,建行收取的渠道費用最高4%。

與此前引發巨大風波的中誠信托事件類似,吉林信托的聯盛項目,若單從法律文件來看,並無一紙“抽屜協議”,來證明這一業務為通道業務,建行隻是代銷行,並無兜底責任。

但種種跡象表明,建行確實為該項目的主導方,但是對於此“類通道業務”在遭遇極端風險事件時,究竟由哪一方出麵承擔主要責任,業界也存在諸多爭議。

北京某信托公司業務負責人表示,比較合理的解決方案為,由雙方共同推動和介入後續處置,銀行作為項目實際主導方,同時出於維護自身客戶的考慮,應該在情理上承擔重要責任,而對於信托公司而言,基於受托人責任也必須積極參與事件處理妥善安排信托計劃退出。

Tags: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